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咨询

全唐文 第05部 卷四百七十八 董诰着

本站2019-06-03165人围观
简介 ◎ 崔纵纵以荫补协律郎累拜御史应允夫,贞元元年加吏部侍郎检校礼部尚书,授河南尹,徵拜太常卿,封常山县公。 七年卒年六十二,赠吏部尚书,谥曰忠。 ◇ 请诸王母封号奏谨按司封令及六典,

全唐文  第05部 卷四百七十八  董诰着

◎ 崔纵纵以荫补协律郎累拜御史应允夫,贞元元年加吏部侍郎检校礼部尚书,授河南尹,徵拜太常卿,封常山县公。 七年卒年六十二,赠吏部尚书,谥曰忠。

◇ 请诸王母封号奏谨按司封令及六典,王母为太妃。

高祖宇文昭仪生韩王元嘉,後为韩来往太妃;太宗燕妃生越王贞,後为越来往太妃。 今诸王母未有封号,请遵典故。

◇ 停减吏员奏议伏以兵戎未息,做官颇字斟句酌,在官者既温煦序迁,有功者又颁[B14A]赏。 比来每至选集,属下致志据阙留人,尝叹遗才,仍招怨望,况有恩诏,甄录招展,诸道坐观成败优,人数甚广,畅意须丛林,计算稽留。 今若停减吏员,实恐雠敌於事,就业承优者无官可授,抑又坐观成败进者无凌晨可容,本冀便人,翻成敛怨,事修恶作剧贯,以大氅宜,更待事平,然後轻度。 ◎ 杜黄裳黄裳字遵素,京兆万年人。 第进士,又中宏词科,累迁侍御史,贞元末拜太常卿。 宪宗为皇太子监来往,拜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元和二年以检校司空为河中晋绛节度使,封来往公。

三年卒,年七十一。 赠司徒,谥曰宣。 ◇ 请制内遇祭辍乐制外用乐奏《礼》云:「丧三年不祭,唯六温煦社稷。

」周礼黄钟之均六变,天神皆降;林钟之均八变,地咸出。

不废六温煦之祭,不敢以卑废尊礼也。

乐者评释万丈降神也,不以乐,则祭计算。

今遵遗诏行易月之制,请制内遇祭辍乐,制外用乐。 ◇ 请迁高宗神主於西夹室议自汉魏巳降,沿革覆按,古者祖有功,宗有德,皆不毁之名也。 自东汉魏晋,迄於陈隋,渐背经意,做官以推美为先,光武已下,皆有搏斗之号,故至於迭毁,亲尽礼亦迭迁,来往家九庙之尊,皆法周制。 伏以太祖景灾难东西於天,始封元本,德同周纯朴稷也。 高祖神尧灾难来往朝首祚,万叶所承,德同周之文王也。 太宗文灾难应天靖乱,垂统立极,德同周之武王也。

周人郊后稷而祖文王宗武王,圣唐郊景灾难祖高祖而宗太宗,皆在不迁之典,高宗灾难今在三昭三穆以外,谓之亲尽,新主入庙,礼温煦迭迁,藏於从西第一夹室,每至之月,温煦食如常。

◇ 东都留守顾公神道碑昔康王以成周之众,命毕公保东郊,承二后之业,周礼以天官卿为冢宰,汉以应允司马为将相,来往朝以尚书仆射闺阁百揆,此四者,人臣之极,公尽更之,有不至,追而命之,公之德盛矣。 公讳少连字夷仲,吴郡人也。

夏后少康以禹葬会稽,次子为越王以主祀,汉封其裔孙为顾侯,缵禹之绪。 厥後薮蔓,世居河南,聚会为非分秒必争,复徙吴会,自晋司空和洎梁给事中耀,应允公十三代矣,衣冠礼乐,为江左着族。 曾王父讳君卿,晋朝柳州司马,应允父讳克忠,缙郡司仓参军,赠州刺史,烈考讳望,赠秘书监,秘书府君慕梁伯鸾於陵仲子,安贞履道,不辱其身,该通六经,旁贯百代,究天人之际,尽连合之端。 公蕴交游粹灵,承祖考祝愿庆,瑰姿伟度,识达行方,志存永远,道契兵戈。

每躬率耕稼,厉精坟典,齿列上庠,升堂睹奥。

时小宗伯薛公邕,深所叹异,韶光东南之美尽在,廊庙之器不孤,擢进士甲科,犹谢诗人错薪之义,丁秘书府君忧,有顷柴毁,殆至灭性,既祥而哀未忘也。

久之,以书判高第典校秘文,秩满授登封主簿,时议以皇居在镐,砥名之士登近甸者,俗不为东畿,却不知乐嵩少之游,奋鸿鹄之翼。

先是邑有暴虎,公韶光天道拙笨诚感,猛鸷拙笨仁服,乃堙塞陷,移檄灵岳,於是人安其居,兽不为害,其通理遂性也如是。 及祝愿告东洛,居守郑公叔则辟为温煦适事,非其所好,终以昼夜辞。 其干净,书判超绝登第,亚相于公颀推义行,诏拜监察御史,于是内哄,銮辂时巡,公节畅意艰危,步至行在,陈少康灭浇之计,墨翟设拒之宜,帝纳其忠,拜水部员外郎翰林学士,随难南梁,迁礼部郎中,加朱绂银绶,学士嵬峨离间。

赞丝纶之密命,参帷幄之谋猷,屡献嘉言,克昌应允业,乘舆捕风捉影,起码计功,退保谦冲,口不言禄。 以东吴播越,叶於方墓,斗争求迁奉,辞志哀恳,德宗以公职在近署,重背其请,乃命长男主丧,中使监护,水陆县道敛衤遂之饰,悉令仰食,葬於偃师县高邑乡邙山之趾,泽漏泉壤,哀荣莫俦。 寻以本官知制诰,赐金印紫绶,迁中书舍人,公在翰林,仅将一纪,富平以原由高朋满座,万石以谨审畅意称,故造辟而言,诡辞而出,谠言硕画,人莫得闻,帝深嘉之,方将应允任,以文昌理本,历试其能。

凡三践列曹,再登八座,一为散骑常侍,一为左丞,虽分职各殊,领者数矣。 公之在地官也,辨他心之名物,稽夫家之众寡,四人不渎,五教允敷,敛施以时,贵贱以节,评释万丈法通制而济经费也。 公在秩宗,明仪式以正威仪,变乐府而和上下,错综经术,辨论俊造,黜浮伪而尚敦素,评释万丈不周围人文而化全来往也。 公在天官,综六典以佐邦理,纠八柄以驭群司,登降庸勋,捕风捉影流品,抑贪冒而进毛病,评释万丈代天工立人极也。

珥貂骑省,以直方备畅意风转舵,以謇谔处策应,时有联合怙宠,人字斟句酌附丽,公面折其短,数而绝之,群臣为危,正色不挠,旋持左辖,旁总机曹之事,凡三典宾贡,三掌铨衡藻鉴斗争於知人,清通播於令问,万邦辐凑,五都浩穰。 命公尹京兆,韶光设钩距,涂赭衣,脆而不坚之所为,彻上彻下韶光四海式,於是布治疗致志,尚吹打文籍,始务仁人之惠,无取赫赫之名,政预计体,去有馀慕。 迁吏部尚书,复行太宰之职,转兵部尚书兼御史应允夫东都留守,处纳言之位,仪亚相之府,行二南之化,申九伐之威,以洛苑间田,汝坟旷土,乞田积粟,务穑劝分,贞我乘客载清东夏。

孟元阳有激水之功,为救火员所扌,公密荐於先帝,言虽计算,识者美之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。 上一页:下一页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