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咨询

第九百七十一回 如胶似漆沧狼行最新章节

本站2019-07-06135人围观
简介 李沧行哈哈一笑:“难不成彩凤你在洗澡的时候喜欢往池子或者澡盆里拉屎撒尿?”屈彩凤嗔道:“好恶心啊,沧行,你不觉得你对个姑娘家说这话,很让人讨厌吗?这跟你的身份也不合适吧。 ”李沧行笑着摇

第九百七十一回 如胶似漆沧狼行最新章节

李沧行哈哈一笑:“难不成彩凤你在洗澡的时候喜欢往池子或者澡盆里拉屎撒尿?”屈彩凤嗔道:“好恶心啊,沧行,你不觉得你对个姑娘家说这话,很让人讨厌吗?这跟你的身份也不合适吧。 ”李沧行笑着摇了摇头,一边开始脱衣服,一边回道:“好了,彩凤,不跟你说笑了,麻烦你先转过去,我要下池子啦。 ”屈彩凤“噢”了一声,转过身,闭上了眼睛,李沧行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,只剩下了一条犊鼻裤,纵身一跃,跳进了这池子里。 李沧行的双脚刚一接触水面,就不由得打了个激灵,池水冰冷,即使比起当年峨眉的那个后山寒潭,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以他这种纯阳体质加上火性内力,竟然也能感觉得到寒意刺骨,就如同被严世藩的终极魔功正面打到时的感觉差不太多,随着李沧行的整个身子浸没入了水潭,他不禁眉头一皱,不自觉地运起内力相抗。 屈彩凤虽没有回头,但以她的功力,能感觉得到李沧行居然运起了天狼劲,她的秀眉一蹙,问道:“怎么了,沧行?水里有什么不对吗?”李沧行摇了摇头,正色道:“不,没有问题,只是,只是这潭水实在是奇寒彻骨,就象千年玄冰一样,大概是因为此处暗瀑深在地下,深接了地气,所以才会如此寒冷吧,若是换了不会武功的人进来,只怕一入水就会给冰僵了。

”屈彩凤点了点头,说道:“洞中水潭,多是寒冷的,你虽然武功盖世,但也不能大意,不然寒气入体,有可能会受内伤,还是把内力运起的好。

等身体慢慢适应了这寒潭的温度后,再慢慢地收起内力,好好洗个澡。 对了,这样的冰潭对于去垢除污很有好处。

你今天也忙活了一天,好好洗洗吧。 ”李沧行点了点头,闭上眼睛,这个潭子不算太深,脚下是一些平坦的石块。

边缘并不算锋利,也不扎脚,他站在这些石块上,正好露出半个身子,而靠近池边,则是有两块稍高一点的平滑石床,如果人坐在上面,则正好能把脖子露出水面,看起来这里倒象是给人专门设计过,不完全象个天然的浴池。 李沧行坐在池中。 周身的天狼战气开始慢慢地运行,把这池水也渐渐地加热起来,原本清冷寒澈的池水,被从他毛孔中逸出的灼热真气所沸,也就小半柱香的功夫,这寒泉也变得热气腾腾,如同温泉似的,大块大块的气泡从池底上涌,如同火山中的沸热温泉似的,整个山洞中都开始渐渐地弥漫出一股子热气。 屈彩凤回头看向了那池子。

只见寒潭中已经是热气腾腾,蒸汽弥漫,李沧行坐在潭中,只有一颗脑袋露在了外面。 也不见他擦拭身体,而是双目紧闭,如老僧入定般。

屈彩凤转过了身子,刚才她那样背对着李沧行,需要用右肩压着虎皮,伤处隐隐作痛。

很不舒服,这下子转过来,一下子轻松了许多,她笑道:“沧行,你这是怎么了,运功相抗,也不用把整个潭子水变成一个大沸水盆啊。 ”李沧行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潭子水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进去过了,没准里面还有些尸气鬼粉什么的,我可不想泡在不干净的水里,弄什么鬼上身,这次第一次下去,也就安全第一吧,彩凤,一会儿你洗澡的时候,我也得为你加热这池子水呢。 ”屈彩凤的嘴角勾了勾:“这怎么可以?你我毕竟没有成亲,我洗澡才不要你在一边看着呢。

”李沧行哈哈一笑:“又不是没看过,这会儿怎么这么不好意思呢?”屈彩凤的粉脸飞过一抹红晕:“你又来了,那,那怎么能一样,那次,那次在雪地里,是为了救你,以后即使我们成了亲,我也不会让你随便看我身子的。 ”李沧行笑着摇了摇头:“好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,你现在身子虚弱,不能运内力,我肯定要在一边帮忙的,这池子也不是普通的浴盆,靠着池边的地方有石头垫底,可是再向前走,里面好像是有一个很深的地缝,这暗瀑的水就是从那地缝里流入的,可能那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底出路,你到时候要是一个不小心,给吸进那地缝,我连救你都来不及,所以就算是你沐浴,我也得陪在你身边才是。

”屈彩凤咬了咬牙:“那,那你眼睛得蒙起来,不许看我,而且,而且不许碰我,最多我用个绳子把我们的手缠在一起,要是我掉下去了,你再过来拉我。 ”李沧行点了点头: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。 ”他说到这里,抬起了手,伸了一个懒腰,笑道:“不过这暗泉水实在是透着一股怪异,就算是普通的河水,我这种五分程度的天狼劲,也不可能这么快的时间就弄得如同温泉水一般。 可是这泉水刚才还寒冰彻骨,现在却是一下子就能变得和热泉一般,是有点不对劲,彩凤,这山洞里的一切都透着古怪,我们还是要小心应对才是。

”屈彩凤点了点头:“那我听你的。 ”李沧行沉声道:“彩凤,我要出来了,你先闭下眼睛。 ”屈彩凤依言闭上眼睛,却突然听到李沧行讶道:“不好,有件事情我们没考虑到。 ”屈彩凤仍然闭着眼睛,奇道:“沧行,又怎么了?”李沧行长叹一声:“我们来这个山洞里,没有准备换洗的衣服啊,总不能把那件脏衣服,再重新拿来穿吧。 ”屈彩凤“扑哧”一声笑出声来:“怎么了,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大侠,还怕没有衣服穿,在这里跟我坦诚相见啊。 ”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:“我一大男人倒是没事,只是你跟我坦诚相见,你确定没有问题吗?刚才你不是还要我蒙眼缠线啥的么?”屈彩凤笑着一指山洞一角的一排小柜子,说道:“在这里我除了准备食物药品和酒外,也准备了十余套换洗衣服,有男装也有女装,还有几匹布,都可以做衣服,放心吧,不会让你光屁股在这里裸奔的。

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