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?>?情感咨询

绝代狂徒[主人翁叶白慕灵犀]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

本站2019-08-15126人围观
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:杭城南郊的水云乡,偏居江南一隅,历史悠久,风景秀丽,是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。 一条水云河贯穿而过,沿河有一条特色街区,名为圣恩老街。 在这古色古香、游人如织的老街里,突

绝代狂徒[主人翁叶白慕灵犀]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

精彩章节试读:杭城南郊的水云乡,偏居江南一隅,历史悠久,风景秀丽,是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。 一条水云河贯穿而过,沿河有一条特色街区,名为圣恩老街。 在这古色古香、游人如织的老街里,突然一阵叫卖声突兀传出!“来来来!水氏米酒,喝了活到九十九!”“壮阳你要喝,大老爷们喝了金枪不倒!”“滋阴你要喝,大姐小妹喝了青春不老!”这叫卖声从一个电喇叭传出,嗓音高亢、内容奇葩,和周围的秀美风光格格不入!许多游人纷纷转头看去,在老街一角,他们看见了一辆三轮车,车斗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酒坛子。 三轮车边上,一张简易桌子摆了个摊,摊位前排起了长龙。

这“水氏米酒”的生意竟然十分火爆!摊主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,穿一身洗褪色的旧T恤,工装裤,人字拖。 青年名叫叶白,身姿挺拔,剑眉星目,眉宇间的线条格外硬朗。 他自己手上也有一个银亮方盒小酒壶,时不时咪上几口酒,脸上挂着懒散不羁的笑容。 “叶大哥,你、你这都录了些什么呀?乌七八糟的!”叶白身边,有一个亭亭玉立的俏丽少女,乌黑青丝束成马尾,一张白皙水嫩的瓜子脸,不施粉黛却媚骨天生,眼波温柔,人比花娇!此时,少女纤纤玉指正指着电喇叭,满脸羞红。 叶白看着少女俏脸通红的可爱样子,咧嘴一笑:“柔儿,哥这叫广告!酒香也怕巷子深,你看看,我这一通广告,队伍起码又长了一倍!”少女水心柔吐了吐粉嫩小香丨舌,做了个可爱鬼脸,结果却被叶白溺爱地刮了下琼鼻。

这两人,叶白负责给顾客简易问诊、挑选适合种类的米酒,少女水心柔负责灌酒打包、收钱找零。 队伍里,有个半老徐娘妩媚一笑:“小叶子啊,喝几两米酒就能金枪不倒,你可别吹牛!”叶白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小酒壶,咧嘴一笑:“夏红姐,这酒我自己酿自己喝,你不相信就跟哥们回去试一试!保管你到时候嗷嗷乱叫、两腿发颤、要了还想要!”“呸!小兔崽子口花花,敢吃你老娘豆腐!”人群里一阵哄堂大笑。

叶白更是嬉皮笑脸,他突然拉住那夏红的手,又揉又捏!“哎呦!”夏红没想到叶白胆子这么大,竟敢当街对她动手动脚?!一下子又羞又急,愣在当场!谁想到摸完了手的叶白忽然脸色一正:“夏红姐,我看你两颊赤红、嘴唇干裂,刚才又摸了你的手,手心潮热有汗,你这是阴虚内热!最近是不是经常吃饭口感恶心、睡觉盗汗啊?”原来摸手也是看病?周围的人这才恍然大悟!而夏红更是惊愕地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!小叶子,都被你说准了!真不愧是咱们水云乡‘水神医’的关门弟子,厉害的厉害的!”“柔儿,血旱莲三两,秋百合三两,薄荷一斤四两,外加一包土冰糖!”水心柔麻利地按照叶白的吩咐,分别打了三种米酒一共两斤,混装在一个简易塑料壶里,附上一包冰糖递给夏红。

夏红笑眯眯接过米酒,看着水心柔笑道:“柔儿啊,我听说‘水神医’准备把你许配给小叶子,是不是真的啊?”“啊?!”少女水心柔脑子瞬间一片空白!“啊什么啊?我看你对小叶子也很有意思嘛!男大当婚女大……”水心柔羞得一张俏脸娇艳欲滴,对于叶白,她在心里藏着偷偷的喜欢,但这只是她自己的小秘密——这夏红怎么会看出来?!看着水心柔娇羞不安的样子,叶白赶紧打圆场:“去去去!夏红姐,我妹子可是杭城大学的高材生,以后前途无量,要嫁进城里的!你可别乱嚼舌根啊!”听到叶白这么说,少女水心柔忽然鬼使神差地轻声反驳了一句:“才不是!”只是少女声音细若蚊吟,除了她自己,谁都没听见。

接下来,一个又一个顾客都被叶白准确诊断出身体问题,轻微的就买了米酒,严重的叶白会建议他们来“水氏医馆”看病抓药,毕竟,这米酒只能辅助滋补,当不得猛药。

看着叶白忙忙碌碌、被人称赞,少女水心柔就莫名偷着乐,仿佛心里抹了一层蜜。

她的爷爷水顺章,也就是顾客们口中的“水神医”,从祖上继承了“水氏医馆”,百余年来,“水氏医馆”医德仁厚、医术精湛,名声在外。 而对于叶白是水神医“关门弟子”的说法,水心柔知道这是外界误解——爷爷私底下跟她说过一句话,这让她当时极为震惊:“如果我的道行是一碗淘米水,叶白就是一整条水云河!”爷爷从来不跟她说叶白的来历、也不提他的故事。 或许,爷爷自己也不知道吧。 就在少女恍神间,突然一个霸道的声音冒了出来:“让开!都让开!”叶白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穿花衬衫、戴着金链子的壮汉,目露凶光,野蛮地挤进了队伍!队伍里有外地游客刚要抗议,却被当地人赶紧扯住了衣角!这壮汉名叫水彪,是水云乡地头蛇之一,经常带着手底下一众混混寻衅斗殴、欺行霸市,有人说水彪身上还背着两条人命债,是个真正的亡命之徒!“金科长,赵秘书,来来来!这儿的水氏米酒,在咱们‘圣恩老街’也算有点名气,两位尝一尝?”满脸凶相的水彪招呼身后两人上前,瞬间换上一脸谄媚笑容。 那金科长二十多岁,手戴名表,一身西装革履,眉眼间满满的盛气凌人。

说是个县局的科长,看起来却更像一个纨绔子弟!他身边的赵秘书年近五十,夹一个公文包,亦步亦趋。

那金科长来到摊位前,闻着米酒的芳香,目光却瞬间落在了少女水心柔身上!俏生生,水灵灵,这是典型的江南水乡软妹子,人比花娇、比酒香,简直是秀色可餐啊!还没喝一口米酒,金科长就觉得有点邪火上身、熏熏欲醉了!。